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他的心里像是被一只有毒的蜜蜂蜇了一下,毒素侵入血液,又酸又涩的,汇合成了无名火,却无法发泄出来,灼伤的只有自己。“随便你,你去找徐红谈谈。”雷霆厉冷声道,转过身,进了自己的房间,拳头微微握起,还是无法缓解酸涩。他一项容易控制自己的情绪,可现在,他有种控制不住的感觉……池语默看雷霆厉冷情的进了房间。她也不想在老太太家里再混吃混喝的,但是签了合同,也要老太太先答应的。只是,老太太好像,不会答应。她也很抱歉,不喜欢白拿别人钱的,等工资发了,她到时候给奶奶买礼物,等同七万的礼物,那样她也就问心无愧了。池语默转身,出了雷霆厉家门,帮他把门带上了。“对不起啊,我以后绝对绝对不会再来打扰你了。”池语默对着门真心诚意的说道。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喝醉了酒会来这里,是心有不甘吗?昨天应该是说了不该说的话,所以雷霆厉看起来很生气。她叹了一口气,再也不要喝醉了,就算喝醉,也坚决不要来找他。她打了的士去了皇家公园60幢,“司机师傅,你等一下啊。”池语默敲徐益源家的门,希望他在,不然她没钱付计程车的钱了。徐益源开门,看到可怜兮兮的池语默。“我的包包落在你家了吗?”池语默期待的问道。徐益源哑笑,点头,“我还想着应该怎么还给你呢?”“太棒了。”池语默眉开眼笑,进了他的房间,在沙发上看到的自己的包包。她立马拎了起来要出去。徐益源握住了她的手臂,“既然来了,吃了早饭早走吧。”“我还没刷牙,没换衣服。”池语默解释道。“我家有一次性的牙刷,等吃完早饭后我送你回去。”池语默想着还有事情问他,点了点头,“我先去付计程车钱啊。”她拿了钱包出去,付了钱进来。徐益源把一次性牙刷递给她。她快乐的接过,去洗手间刷了牙出来,看徐益源已经把早饭端到桌子上了。池语默诧异,“皮蛋瘦肉粥,你做的啊?”“嗯,这个粥熬了两小时,你尝下,我还做了鸡蛋饼,你等下,我再做一个。”徐益源微笑着说道。池语默真觉得徐益源就是居家好男人,绝种的,谁要是嫁给他,肯定很幸福。她尝了一口,“还真是好吃,比我在店里买的还好吃,我上次做过鸡粥,感觉和你做的差远了。”“喜欢喝,一会带上点,中午凉了吃,更好吃,适合夏天当中饭。”徐益源的声音从厨房传出来。“我带走了,你就不够了。”“我做了很多的。”池语默去厨房看他,还真是满满的一锅,“你为什么做那么多啊?”“我不喜欢吃食堂的饭菜,通常情况下,我会把这锅粥带到院里去,谁要吃就过来舀,所以,一般情况下,我都会做很多。”徐益源解释道,把调好的鸡蛋倒入不粘锅。池语默真觉得徐益源挺好的。他帮她,也不求回报,一副好脾气的样子。她也像他一样,付出不求回报,就不会委屈,不会难过,每天都开开心心的。“与其我带走你的成果,不如教会我方法,下次我请你吃饭的时候就能自己做,你做的饭菜也超级好吃的。”池语默笑着说道。“好啊,你什么时候有空,都可以打电话给我,对了,你昨天去超市花了多少钱,我还没把钱给你。”徐益源把做好的鸡蛋饼倒出来。“不用了啦,你帮了我那么多忙。”“一码归一码,这次是我请客,下次你请。多少?”徐益源问道。“这次呢,我买菜你做饭,请你的朋友,下次呢,你买菜我做饭,请我的朋友,就这么说定了,呵呵。”池语默笑嘻嘻的转过身,继续去吃早饭。徐益源也扬起了笑容,这算不算是说好了下次的约会?“对了,有件事,我昨天没有胡言乱语吧?”池语默言归正传的问道。“你说雷霆厉是猎人,只要是猎物就不放过,你不喜欢猎人。”“啊?我这么说啊.”池语默不好意思。“你还说,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,你不会再招惹雷霆厉。”徐益源又说道。池语默微微一顿,眼圈有些发红。酒醉吐真言,原来是真的,她真的是这么想的。“雷霆厉都听到了?”池语默若有所思着。“应该没有吧,如果他喜欢你,你还会回头和他在一起吗?”徐益源问道。池语默想都不想的摇头。她怕了,非常的怕。出生的时候,她被爸爸遗弃了。小的时候,又被妈妈遗弃了。青春期的时候,被宋毅楠遗弃了。第一次恋爱,又被雷霆厉遗弃了。那感觉,她从来不说,自己一个人承受,其实,特别的难受,会自卑,会没有方向,也会觉得孤独和无助。如果结局注定是被遗弃,那她就不要去依靠。徐益源露出欣慰的笑容,他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,“你是一个非常理智的人,其实你也明白的,你和雷霆厉不可能,不过,不管你做什么决定,我都会支持你,吃吧,吃完我送你回去。”“嗯嗯嗯,谢谢学长。”池语默笑着说道。吃完,徐益源送她回去。她洗了澡,洗了头,换上了干净的衣服,从里面出来。王慧芬站在门口,担忧的问道:“最近你这么老是早晨回来啊?”“昨天和一群朋友吃饭,就住在朋友那里了,妈,我给你们带了青苔市的特产。”池语默笑嘻嘻的说道。“你,不会是交了男朋友了吧?”王慧芬问道。池语默搂住王慧芬的肩膀,“等我交了合适的,一定带回来给妈过目。”“哎,小默,你长的太漂亮,诱惑太多,一定要洁身自爱,不然会毁掉自己的。”王慧芳嘱咐道。“知道,知道,妈放心啦。我马上就会成为女强人了,撑起律师界的半片天空。”“也不要太拼命了,身体重要。”“嗯嗯嗯。”敲门声响起来。池语默去开门,看到外面站着的男人,很诧异,“你怎么,会来?”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