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宫上邪邪魅一笑,“啪”的一声将门关上,并直接按住了顾烟。

    门咚!

    赤果果的门咚!

    “看清楚了,现在你的室友是我,咱们友谊的小船可结实着呢。”

    结实你妹!

    谁跟他有友谊的小船啊喂!

    “我退寝!”

    “你认为学院会批准吗?”

    “我回家!”

    “别挣扎了,我可是跟你们那个还想保住位置的院长说得明明白白的,这几天只要我高兴,他的位置我就留给他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靠!

    明晃晃的滥用职权!

    她真想告他!

    但是,他妈往哪儿告?在整个新月帝国,他已经没有上司了,他就是最顶层!

    就算是元老会,也不会管他这事。

    麻痹!

    顾烟不玩了,不管怎么说,她先逃出去再说。

    想着,顾烟便想开门,但谁知这门突然打不开了。

    这……

    “门我换了,以后只有我的指纹能开门,你想要进出,都只能跟我一起。”

    顾烟看了眼这门,确实换成了一个最豪华的材质,再一看寝室……

    不是吧?

    整个寝室都被重新装修了一遍!

    可是……

    “凭什么?!我有我的事!你凭什么这么禁锢我?”

    “凭我们友谊的小船啊,昨天可是你自己说的,我们的友谊天长地久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我们已经江湖再见了!”

    “确实,巧得很,我们现在江湖‘再见’了。”

    很好……

    顾烟听得出来,他是连夜让这帮人火速装修了这寝室,并且把她的几个室友都弄走了,然后开始报仇了!

    这个神经病,有完没完了!

    “你到底想怎样?”

    “我没想怎样,只不过我看我们关系那么好,不让你当我的仆役,真是太可惜了。”

    宫上邪说着便靠近了顾烟,认不出她的人,他还认不出她的血吗?

    这小东西哪里来的胆子,一开始就敢各种坑他,花样百出,毫不怕死。

    这种人类,他还真是第一次见到!

    “但是我要上课了!”

    “正好我去听课,待会儿一起走。”

    尼玛!

    他这是想留在凯撒学院了吗?!

    一向很稳的顾烟第一次内心一片混乱,不知道这死玩意儿究竟要干什么,只见他端详着她满是薄汗的小脸,以及湿透的制服。

    看来她是回来洗澡的。

    那正好——

    “距离上课还有一会儿时间,你去洗个澡,你现在身上都是汗,我怕待会儿我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擦!

    到底是你不舒服还是我不舒服!

    我回来洗个澡,结果你从我寝室浴室里出来,考虑过我的心脏吗?

    而且!

    “你一个大男人在我寝室,让我怎么洗澡?”

    “哗啦——”

    谁知,顾烟话音刚落,宫上邪便随手将顾烟衣服拉链拉开,刹那间,大片大片的白色肌肤暴露在宫上邪眼前。

    顾烟在感受到那一阵凉意之后,小脸顿时一红,只听宫上邪淡然的道:“衣服一脱不就能洗了?这么点事都做不明白……”

    “啪!!!”

    结果!

    宫上邪还没说完,顾烟一个耳光便扇了过去!

    那一瞬间,宫上邪突然感觉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痛。

    自打他出生到现在,还不知道耳光是什么滋味!

    这女人——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