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闭上了眼睛,好像干旱后享受到了雨水,回吻他,很生涩,只是碰着嘴唇。他慢慢的红舌进入了她的口中,勾起她的舌尖,吸入了自己的口中,又松开,再吸入,再松开。池语默嘤咛出声,双臂环住了他的后颈。他吻的深入了几分,大掌沿着她细长的小腿往上。所到之处,池语默一阵颤栗。他吻着她,把她里面的裤子拉了下来。她像是个无尾熊一样,双腿缠住了他健壮的腰肢。他单膝跪在床上,解皮带。她因为抱着他,就顺势坐到了他的身上,够不着他的嘴唇,沿着嘴唇往下啃噬着。温度越来越高,空气中弥漫着激情的因子,两个人的呼吸也越来越重。砰砰砰的敲门声响起,“二哥,我是小六,你开下门。”雷霆厉拧眉,胸口一阵湿热。她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他的衣服,红舌在他身上造次着。一阵热血冲向他的脑际。他勾起了她的下巴,重新吻上去。她难耐,渴望,不知道怎么样才能疏解,着急,鼻子上都是密密麻麻的汗珠,脱他的西装。外面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促,他压根不想理会,大掌移到池语默背后,拉开了她礼服的拉链。滴答滴门被用卡打开了。雷霆厉锋锐的光扫过去,厉声道:“滚。”带着十足的威慑力,好像发怒中的猛兽。常鎏玥顿了顿。程峰过来拉常鎏玥,“小六,二哥生气了,我们赶紧走。”常鎏玥不仅没有出去,反而红着眼睛跑进去。雷霆厉随手一挥,被子盖在了池语默的身上。他握住常鎏玥的手臂,毫不留情的甩了出去.衣衫不整的他,没有平时的刻板,反而多了一层性感的魅惑,只是,眉宇凌厉如刀芒,“你不该来这里。”“我不该来,她就该来嘛,二哥,我们认识六年了,六年的感情还比不上一个她吗?”常鎏玥不淡定的问道。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等你恢复理智后再来跟我理论。”雷霆厉关门。常鎏玥用手推住了。“二哥,你知道我喜欢你。”“既然叫我二哥,我就只把你当成妹妹。程峰,带她走。另外,为了不让你继续误会我对你的感情,你的律师事务所我不会投资。”雷霆厉冷清的说道,关上了门。常鎏玥委屈的跑开了。雷霆厉看向床上,池语默已经不在了。他听到浴室有水声,推开洗手间的门。池语默站在水龙头下,头发,全身都被冷水淋湿了,可怜兮兮的看着他。怎么办?她刚才好像真的强吻了他,还……吻了他的喉结,胸膛……脱了他衣服……“如果我说,矿泉水有问题,你会信我吗?”池语默胆战心惊的问道。他明白了,走过去,关掉了水龙头,拿了浴巾包在她的身上,“你的衣服在哪里?”“门口那边有一个储存柜。”“我让人拿过来。”他拿起手机,还没有打电话出去,有电话进来。他接听。“三少,您奶奶突然中风,现在送去军区医院。”老家中的管家汇报道。“我知道了。”雷霆厉挂上了电话,睨向池语默,“我现在有事要走,你是回家,还是待在这里。”她原本是想找个房间待着的,外面太危险,但是看来,房间里也不安全啊,比如,有药的矿泉水,谁都有房卡的客人。没必要为了一个不确定的因素失身了,到时候,就跟罗艾说她先走了。“我,回家。”*雷霆厉有急事先走了,送她回去的是程峰。她坐在车上发呆。她去吻雷霆厉的时候被雷霆厉推开了,再去吻的时候,又被推开了,后来,怎么到床上去了呢?她记得雷霆厉也吻她了,迷迷糊糊,朦朦胧胧,是她出现了幻觉,还是他真的吻了?脸发烫,捂着脸,无语的撞椅子。她为什么,会记得这些,忘记多好啊。程峰看向池语默,有些心虚,道歉道:“我不知道你会跟着二哥来,不好意思啊。”她也是误打误撞进了雷霆厉的房间。“那个矿泉水是常鎏玥特意为雷霆厉准备的,还是庄园里安排的助兴节目?”池语默狐疑的问道。“我也是今天才知道,原来小六喜欢二哥,要不是你出现,小六可能没那么着急和冲动。”程峰模棱两可的说道。池语默扯了扯礼貌的笑容,她好想昭告全天下,她是雷霆厉假冒的女友,睨向窗外,快到家附近了。“你在这里放我下来就可以了。”池语默说道。程峰停下车,想了会,看着池语默下车的身影,说道:“我二哥家的背景比外面谣传的更强悍,就算小六,他家里也是看不上的。”池语默明白了他的暗示,微微一笑,“再强势,我又不巴结,对我来说都一样。”程峰好像明白了二哥喜欢她的原因。医院老太太醒过来,握着雷霆厉的手,泪眼婆娑的说道:“雷雷,你再不谈恋爱,我就死了,我无所谓对方的身世背景,反正我们雷家不用靠别人,奶奶只有一个条件,对方要是个女的。”“嗯。”雷霆厉应了声。老太太一掌拍在雷霆厉的肩膀上,“嗯什么嗯啊,女朋友呢,女朋友。”雷霆厉沉默着。“在我死之前你娶不到老婆,我做鬼都回来念叨你。”老太太委屈的说道。“行了,多亏雷雷没有找到女朋友,你才没有咽气,知足吧。”雷霆厉的爷爷说道。老太太:“……”“雷雷,回去做你的事情吧。”老爷子又说道。雷霆厉站了起来。“我还没有念叨够呢?”老太太抓住了雷霆厉的手。“你是希望雷雷去找女朋友,还是希望他花时间陪你?”老爷子不耐烦的说道。老太太抿了抿嘴唇,松开了雷霆厉的手。车上雷霆厉深邃的看着远方,脑子里闪过刚才他和池语默在房间里的一幕。如果不是常鎏玥冲进来,他会要她吧。奇怪的是,即便要了她,他也不觉得懊恼。他把车子开到了那幢破房子前,思索了很久……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